广州
办事处
企业简介企业宣言企业荣誉人物天地精英团队成长历程公益万安港澳专属提交表单公司招聘亚洲殡博分会现场记实各大陵园领导来万安园参观省公墓报告会在万安园举行艺术团进入寿星大厦慰问演出集团赴尼泊尔义工团凯旋行业新闻企业资讯法律法规管理之窗殡葬文化碑文墓志红会缅怀传统商品艺术商品新型墓碑代客祭扫骨灰盅盒墓饰用品精品瓷像追思告别安葬礼仪仪仗礼仪墓碑更换安葬服务指南延伸附加商品旧碑置换新碑圆满服务流程墓位管理实施细则墓地商品选购须知公墓墓地价格的构成解析3D全景主题广场荷花湖区寿山区域建设理念园区俯瞰风水文化朝祖文化福山区域万安园风水元素浅谈公墓商品的八大基本要素万安园打造人文纪念公园的必要性刘湘穗入园朱意兰夫妇罗品超入园王方珍烈士李贵芳入园留学生赖嫦何年发礼仪冯志容落葬王四妹入园殡仪流程服务[2014]捐献者缅怀纪念2008纪念园落户万安园2012-2013捐献者名单2012-纪念大型公祭活动2014-2015捐献者名单2013 - 2014捐献者名单2013省捐献者大型公祭捐献者蔡科铭入驻万安园省红十字纪念园周年追思省红十字纪念园专题纪念2008-2012捐献者入园名单吴华静将在他人身上延续邢丹告别仪式、千人送别一个妻子对丈夫的心声
园区景点

园区景点

点击图片进入

园区景观、胜似旅游

寿山区,朝祖坛,帝陵式文化

万安园全景总览

万安牌楼

水月轩

无指针广场

佛光照圣地

万安桥与无指针广场

芙蓉池与朝祖坛景观

荷花湖区域景观

园区椰林大道

节日喷泉

朝祖坛 晚霞景观

园区正门景观

在疫情中消失的2239颗星: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二维码 14
来源:河南精锐画室

1共同缅怀在疫情中逝去的2239个生命

2020.02.21 17:00被确诊的死亡人数为2239人。


他们是谁?

化身为一个个死亡数字,串成了历史的链条,可他们的故事大多数不被记录,无从知晓。他们的生命永远停滞。有的人没被确诊,一缕烟就消失了。

有一些人,身处不同的领域,曾在这个社会留下深刻的印记,如星辰般散射过光辉,直至被新冠肺炎夺去生命,而黯然消逝。

追溯他们的故事,共同缅怀在疫情中逝去的2239个生命。


【1】

   杨晓波:

长江梦碎

2杨晓波


病毒不挑身份,57岁的杨晓波是长江财险公司的董事长,湖北省黄石市原市长。

1月25日,正值大年初一,感染肺炎住进了湖北省人民医院。

40岁担任中南建筑设计院院长,位居正厅级干部,44岁跨界出任湖北省建设厅厅长、党组书记,那时的杨晓波前途无量。2008年的冬天,45岁的杨晓波调任黄石市委副书记。

一位熟悉杨晓波的人士在杨晓波去世的文章下留言,评价其低调踏实,在黄石专心改变城市形象,思维超前,“多年后黄石人才逐步认识到他对黄石发展贡献不可替代”。

“他太想在黄石干一番事业,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甚至二三个小时,每天连轴转,特别劳累。”一位与杨晓波多年交往的人士回忆。杨晓波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网友都表示怀念和惋惜。

连年高强度的工作,为杨晓波的健康埋下了隐患。2014年,同样是冬天,杨晓波选择回到了武汉,出任长江财险董事长。

今年元旦,杨晓波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新的一年要“恢复增长、大幅减亏、推动高质量发展,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号召员工“不忘初心再出发”。并以“天有不测风云,鄂有长江财险”结尾。

然而这个冬天,杨晓波却没躲过疫情这场不测风云的袭击,他的生命带着刚刚开启的目标,永远地停在了2020年1月27日。

【2】

   俞关荣:

长江从此少了一位救援者

3俞关荣

俞关荣,长江救援队创始人。

总说救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他的大半辈子也贯彻了这个说法,都在救人。

长江是他救人的“主场”,哪里的堤岸坡度超过30度,哪里的青苔最厚最滑,哪里的台阶下面被江水掏空,他都知道。他还把黄鹤楼码头回流50米的“三角区”,称为武汉水域最危险的地方,2014年,他和同伴在这里救了24条生命。

2005年,俞关荣23岁的儿子意外触电身亡。为排解痛楚,几年间,俞关荣在坚持冬泳的同时,攀登多座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2010年登完珠峰后,解开心结的俞关荣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

同年,俞关荣创建了武汉市长江救援志愿队,此后带领这个队伍挽救了700多个人的生命。对他来说,每挽救一个生命,都是在挽救一个家庭。他的目标是“让城市因溺水而死亡的家庭悲剧减到最少”。

俞关荣的水性很好,可以在水下憋3分20秒。可2月6日上午9时30分,他没有憋过那口气,71岁的他终因肺炎不幸去世。

去世的前两天,俞关荣曾在电话里叮嘱老伴王天蓉,要好好保重自己,记得把自己的骨灰洒在龙王庙外的江水里。那里位于汉江与长江交汇处,生前他常常在这里游泳,也在这里挽救了很多生命。

俞关荣走后,老伴王天蓉很伤感:“他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需要人救的时候,连亲人都没有办法。”


【3】

   段正澄:

大师陨落

4段正澄


段正澄: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制造装备数字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

段正澄院士不仅对学生要求严格,自己更是身体力行。段正澄和他的团队曾三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没有哪一项成果少于10年:研制全身伽玛刀,10年;研究激光加工技术与装备,20年;完善汽车发动机曲轴磨床,30年!他研制的伽马刀用于肿瘤治疗,惠及一百多万人。

2012年湖北全省科技奖励大会上,78岁的段正澄满头白发、挺直硬朗,成为全场焦点。会后,他拒绝了媒体采访,将100万元奖金个人部分将全部捐出,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

段正澄曾告诉学生们,做科学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2018年底办了退休手续,段正澄院士仍工作在一线。然而这份坚持却在不久前被打破。

2020年1月29日,段正澄院士被确诊新冠肺炎,2月15日医治无效,不幸去世。

短短数日,这已经是华中科技大学因新冠肺炎失去的第3位教授。

2月8日,华中科大三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楚天学者(特聘教授)红凌不幸于2月7日23时左右因新冠病毒感染,医治无效在协和医院去世,年仅54岁。

2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62岁。


【4】

刘寿祥:

生命短暂,艺术永恒

5刘寿祥


刘寿祥: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原湖北美术学院水彩画主任、湖北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主任,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等收藏,其作品连续在“全国第六、七、八届美术作品展览”中获奖,“全国第九、十、十一、十二届美术作品展览”水彩粉画展评委,“全国第五、六、七、八届水彩粉画展”评委,“全国第三届青年画展”评委。

2020年2月13日凌晨5点,刘寿祥因新冠病毒肺炎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逝世,享年62周岁。


【5】

游子雪松:

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6游子雪松


游子雪松,本名陈学松,笔名陈松,安徽省寿县人,乡愁诗人,生前为安徽省作协会员,长淮诗社主席团成员、副社长,安徽润祺文创负责人,《珍珠泉》微刊主编。为了生计,一直颠沛流离、浪迹江湖。

说是浪迹江湖,但他从不忘对于诗歌实业的奉献。多年来,他先后在网络平台、论坛做过诗歌版主。又发起、组办安徽寿州珍珠泉文学笔会,创办《珍珠泉》诗歌刊物,主编出版《诗意寿州》诗文集,出版个人诗集《我的乡愁依山傍水》。

1月19日,游子雪松经武汉至荆门,不幸被冠状病毒传染,2月13日经抢救无效,客逝他乡。

诗人的心没有因病退却,游子雪松染病后曾发表多首抗疫诗。在名为《醒醒!人类 》的诗中他提到:“安慰亲朋故旧,告诉她们,我的江湖风平浪稳/你在家乡还好吗?身边,有没有疫情/我们祈祷上苍,不如鞭挞自己的良心/给善良和弱势一些温暖,关注和庇护/也是给我们自已生存留下退路。”


【6】

   李文亮:

“吹哨人”

李文亮: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

7李文亮.jpg



被训诫前,李文亮并不是个出名的医生。连医院里另一个科室的医生都说没怎么听说过他的名字,也从来没见过他。

除了医生这个身份,他和其他年轻人没什么不同。喜欢吃炸鸡、火锅,最爱吃日本料理,发了很多关于吃的微博,还会调侃自己“食欲猛于虎”。他追剧,喜欢看《庆余年》,不忘催更第二季,也追星,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最近很喜欢肖战。他还很喜欢转发抽奖微博,但只中过一盒湿巾。时不时也会抱怨一下工作,说了很多“累死小爷了”,“不想干了”,又化为一句“病人虐我千百遍,我待病人如初恋”。

直到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班级群里告知大家:“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过了半个小时,他补充道:“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他从普通人李文亮变成了“吹哨人”李文亮。

李文亮的背后,还有1502个类似的身影。截止2月14日,湖北省有1502名医护人员感染,占全国医护人员感染总数87.5%。全国感染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中,6人去世,占全国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总数0.4%。

他们没有发出哨声,只是在抗疫一线,用自己的身躯为大家构筑着生命防线。


【7】

   邱钧:

健美冠军

8邱钧


2020年1月18日上午,汉口中山公园西南角的一间健身房里,72岁的邱钧正讲述着自己接下来的规划:今年6月,他将前往南京参加“世界奥赛之夜”健美比赛,而在2019年,邱钧曾拿下此项赛事的老年组亚军。

2003年非典爆发之际,邱钧从厂里退休,健身这个爱好,为他开启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老年生活。56岁的他开始和其他教练一同卖卡、授课,参加健美比赛。这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每次外出参加健美比赛,他都要自费2000元以上,这还不包括报名费。

邱钧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早起床,吃的都是蒸馒头、红薯、鸡蛋和番茄,随后把健身轮、小型哑铃以及衣物、水杯装进布袋里,风风火火地就往公园赶。公园里有个健身角,每当邱钧露出肌肉,总会引来路人围观、拍照。等到下午,邱钧又会出现在健身房。

1月24日发现病情到确诊新冠肺炎入院,邱钧用了11天。住院3天后,他便匆匆离世。


【8】

常凯: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9常凯.jpg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常凯家中4人在17天内相继不幸离世。从常凯留下的遗言中可以发现,父亲在武汉患病后无法求得医院床位,被迫回家自救,进而导致了全家感染肺炎。

常凯生前留下的遗言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

失望之极,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可见的,灾难就在周边,死亡也不遥远。那些仅仅因为怕被封就噤若寒蝉的人,你们的沉默亦是庸俗之恶!”——纪录片导演王久良就常凯去世发表评论。■

…………

疫情是命令,十万火急!防控是责任,刻不容缓。当前,全国各地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广大基层干部以“铁”一般的理想信念、“铁”一般的责任担当,扎根一线,为人民群众筑起高高的“防疫墙”。

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让我们万众一心,不恐慌、不造谣。依法科学有序防控,早日战胜病毒!

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毒!

武汉加油!

分享到:
020-82495422
28946303
154493898
(微信同号)
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850号505室
免费专车接送参观选位、全程提供交通指引,预约进入
版权所有。 转载必究!